天域苍穹第八十三章逼你低头

2020/08/10

天域苍穹 第八十三章 逼你低头!

但对于一心要整残整惨整?步相逢的箫公子却又不甘心就此打退堂鼓,我自知惹不起是一回事,我可以给你面子,相对的,我给了你面子,你也该给我面子把?

正在想理由找台阶乃至套交情的时候,对方却直接就来了一句力挺到底……

箫公子登时有点儿懵,外带下不来台,你这是要搞哪样?就算你可能是谁谁谁,很了不起,但当前的态势还是我们实力更强,占尽上风好不好!

虽然箫公子此际也认可叶笑的说法,但仍旧还是觉得心里过不去,若是就此收手,真过不去自己的心理底线,恰又适逢步相逢临阵突破,若是此际当真退去,却好似是怕了突破之后的步相逢,这点更加令箫公子无法接受,气氛登时滞涩,漫长嘎然!

“不过,说回来,这件事,其实不过就是一个误会,又或者说是因为一点小纷扰导致的恶果。”叶笑很是鄙夷不屑的挥挥手,淡淡道:“其实本座对于你们两个,为了那么一块两块烂铁打来打去,争来斗去,表示很不理解。”

箫公子吸了一口气,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道;“难道叶公子竟是觉得,我们两个人小题大作、集体发挥了?”

箫公子,口上虽然不屑,实则心底却也是终于松了口气,看来……这件事,对方也不想打,或者没有兴趣打。

既然如此,那就等于事情有了转圜的余地。

若有选择,箫公子也不想跟眼前这个来历莫测,谱大得离谱的君主阁主发生冲突,甚至连一点点的龌龊也不想发生!

不过这货也实在是口气太大了。

只是几块烂铁?

有本事你当真拿出那么几块烂铁让我看看?

叶笑闻言似是一怔,随即淡淡道:“原来箫公子竟当真将那几块烂铁放在心上了,而非是借题发挥?!这倒是大出本座预算,在本座看来,此事岂止是小题大做?根本是……呵呵,步相逢身为一介散修,将那几块烂铁看得高些倒也就罢了,毕竟没见过太多的世面;但箫公子你名动天下,眼力才分见识该是高人数等,怎地也……”

箫公子登时面红耳赤,大声分辨道:“我们竞争物事乃是鸿毛铜,锦绣钢,这两种奇金岂止有价无市,早已许久不见了!”

叶笑翻了翻白眼,淡淡道:“原来箫公子竟如此重视所求之物?还有乾坤铁未知可有取得?!”

箫公子愣住。

叶笑清冷的眼神抬起来,微微一笑:“这几种恰巧我手上都有,未知之前购得的份量是否够用呢?!”

但见他手腕一翻,一块足有人头大小的乾坤铁蓦然出现在手上,那乾坤铁遍体流溢着一种乾坤天地的玄奥光芒,纯以肉眼观之,几乎看不清楚。

箫公子见状就是一愣,旋即又是一阵大喜!

自己此行本是来找麻烦的,想不到还有这等好事,简直就是神转折。

自己的箫,只要再有乾坤铁,就可以重新铸就了!

一旦重铸成功,自己的乐道实力,势必可以得到成倍的增长……

自己的乐曲的威力,也将更进一步。

若说步相逢的离别剑乃是其生命另一半,与自己最契合的箫也是自己生命中相当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样的不容错失!

箫公子下意识的开口说道:“叶公子竟然如此慷慨,慨然增以奇金,箫某只要拿到了这块乾坤铁,自当即时退去,与步相逢亦是因果两清,绝不再找他麻烦!”

“哈哈哈哈……”叶笑似是一愣,旋即仰天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眼泪也几乎笑了出来,半晌才喘息着问道:“箫公子的意思,竟是要叶某人将这块乾坤铁无偿送给你?然后,你的条件就是从此不再找步相逢麻烦?是这样吧?哈哈哈……”

箫公子闻言亦是一滞,顿时满脸通红。

下意识偷眼瞄了瞄自己身边两个青年,也正用满满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就像看着一傻子。

大哥,你敢不敢更奇葩一点了,我们已经处在下风,被对方言辞挤兑的下不来台,走,走不了,打,不敢打;你居然还想要对方赔偿给你乾坤铁?

你到底咋想的?

脑袋没进水吧?

退一万步说,人家真把那乾坤铁给你,你敢拿么?

不怕这一刻拿了,下一刻就死了!

你这么要求,是摆明了不给对方面子,你不死谁死啊!

光是你自己死还是小事,没准就得把我们俩也牵扯上,那才是真正的操蛋了呢!

“送客!”叶笑笑声一敛,又再度变得面无表情:“我本来还打算成人之美,成全你的箫,将乾坤铁卖给你;但,既然箫公子有此白日做梦异能,有此乾坤铁也属枉然。送客!若是赖着不走的,全都给我打出去!”

“喏!”

梦有疆等人齐齐一声答应,随即,四五百人同时拔刀出剑,寒光闪烁,梦有疆随即踏前一步,伸手说道:“箫公子,请吧。”

“且慢!”箫公子此刻哪里肯走?

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叶笑手上的乾坤铁,大声道:“叶公子,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刚才是我一时糊涂,说错了话,实在是我太想成就我的箫……不知道叶兄要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再谈,公子既有成人之美,何故转眼便拒人千里之外。”

叶笑淡淡道:“叶某从来没有给人赔偿的习惯,此例绝不能破,谈什么谈!”

说罢转身就要走。

箫公子此际已经有了锦绣钢和鸿毛铜,只差乾坤铁,他设想之中的箫就能最终成型了;偏偏就是打听不到哪里有乾坤铁,正是心急如焚之时,如今意外惊见叶笑手上便有,哪里肯罢休?

真真是杀了他的头也不会走的。

是以明知道叶笑不好惹,仍是不肯放弃。

“叶兄慢走!”箫公子吸了一口气,道:“正如叶公子刚才所说,那件事骨子里就是一点小纠纷而成的恶果……箫某此行也只是想与步兄解开这份恶果……开一个玩笑咳咳……”

虽然极端的不愿意低头,但是,一旦错过这个村,只怕就再也没那个店了,箫公子也是急了,却是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说了。

…………

...

丁桂儿脐贴可以治宝宝肚子疼吗
永州哪里治疗白癜风效果好
长春白癜风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