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网络

2020/09/19

摘要: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雨丝悄无声息地洒在窗前金黄色的迎春花上,如少女在耳畔轻轻的私语。我似乎又闻到了多年没有吃过的鸡蛋面的香味。 一、等候

李教授的老伴去世已经整整一年了。看着老人落寞孤寂的身影,儿女们决定给老人重新组建一个家庭。

爸,您都快八十的人了,我们又不在身边,您还是找一个伴儿吧。您看这位阿姨刚刚七十岁,家里又没有负担,您就见见吧?女儿递过来一张照片。

不见。李教授眼皮抬都不抬,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如岩石般容不得半点抗拒。

两年过去了。老人仍然形单影只,儿女们的心疼得能攥出泪来。

爸,您都八十岁了,又不愿跟我们一块生活,一个人或许也蕴含着推进简政放权和政府职能转变在家我们不放心哪!这位阿姨才六十多岁,也是教授,你们肯定有共同语言,要不您就见见吧。儿子递过来一张照片。

不见。李教授眼皮抬都不抬,低沉而坚定的声音如岩石般容不得半点抗拒。

转眼三年过去了。儿女们又从远方回到家中,拿着一沓沓照片再次恳求老人。

爸,您都八十多了……

我要结婚了。老人打断女儿的话,用沧桑而慈爱的目光环视着孩子们。

爸,这是真的?儿女们又惊又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爸,您想通了?她是谁啊?

我的初恋,她老公刚去世。……

二、将军泪

沂蒙山区。

中年汉子健步登上一座陡峭的山峰,缓缓来到一个百米悬崖边。他出神地看着山下弥漫的雾气,眼睛不觉潮湿了。

不久,一条盘山公路开通了。在阳光的照耀下,盘山公路如一条飞舞的彩带萦绕在层峦叠嶂间。

几年过去了,中年汉子再次来到沂蒙山区。他又2007年10月23日(美版)一次登上那座山峰,久久地伫立在悬崖边。他凝视着远方起伏的群山,眼眶里溢满了泪水。

不久,山区漫山遍野都栽上了果树。春暖花开季节,山风中弥漫着淡淡的果花香。

隔了很多年,汉子又出现在悬崖边。此时的他,已经白发苍苍,步履蹒跚,老态龙钟。他凝视着悬崖下弥漫的雾气,眼泪夺眶而出。

“我死后”,他一字一顿地对身边的随行人员说,“我死后,把我的骨灰从这个悬崖边撒下去。我要和这里的人民,和——杏子姑娘,永远在一起。”

“杏子姑娘?”随行人员不解地问,“老将军,从来没听您说起过呀。”

“是啊,她在我心里已经整整埋藏了一辈子啦。”老人老泪纵横,“40年前,就是这个弱女子把追击我的敌军吸引到悬崖上,然后,纵身跳了下去。”

三、未了情

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雨丝悄无声息地洒在窗前金黄色的迎春花上,如少女在耳畔轻轻的私语。我似乎又闻到了多年没有吃过的鸡蛋面的香味。

“小王。”我叫来生活秘书,“公司对面新开了家‘未了情’鸡蛋面馆,你去给我买一碗鸡蛋面来。”

“其他还需要什么?”小王边问边记。

“其他什么也不需要了,就要一碗鸡蛋面。”

一个晴朗的中午,明媚的阳光如少女柔软的小手轻轻抚摸着我的面颊,我似乎又闻到了多年没有吃过的鸡蛋面的香味。

“小王,”我叫来生活秘书,“你到‘未了情’鸡蛋面馆,给我买一碗鸡蛋面来。”

“其他还需要什么?”小王边问边记。

“其他什么也不需要了,就要一碗鸡蛋面。”

一个飘雪的黄昏,洁白的雪花如少女娇柔婀娜的舞姿,曼妙飘逸,我似乎又闻到了鸡蛋面的香味。

“小王。”我叫来生活秘书,“你到‘未了情’鸡蛋面馆,给我买一碗鸡蛋面来。”

“其他还需要什么?”小王边问边记。

“其他什么也需不要了,就要一碗鸡蛋面。”

“董事长,我就不明白了,您怎么就这么喜欢吃鸡蛋面呢?”小王忍不住发问。

“因为我喜欢的第一个女孩给我做的第一次饭就是鸡蛋面。”我沉思着说。

“噢,好感动哦。”小王夸张地说,“那么市里这么多面馆,您为什么就喜欢吃‘未了情’的呢?”

“因为‘未了情’的老板就是第一次给我做鸡蛋面的女孩。”

共 1 66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日照首届“净域杯”全国诗书画大奖赛由山东省阿掖山卧佛寺主办,如云诗苑部承办的大奖赛,主题是以描写阿掖山卧佛寺的风景与佛教住世的慈悲精神为主,撰写丛林古刹楹联书法、诗词佳句、佛教相关的国画、体现人间正能量的诗歌散文小说等题材为主,启发本智,匡扶人心,弘扬正法!感谢诗友赐稿,大赛期间不单独撰写按语,征稿结束后统一邀请专业评委公平公正打分评出奖项,唯以质取稿,祝福您在本次大赛中取得好成绩!敬请期待大赛公布结果!问好作者,推荐赏读。 【:一树菩提】

1楼文友: 16:05: 1 欣赏作者情节突兀,悬念迭起的精妙手法。感谢作者投稿如云,预祝本次大赛取得优异成绩!

鹰潭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内江白癜风治疗医院
宝宝奶粉过敏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