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的长河堤深夜目击枞阳县城保卫战

2019/11/12

不夜的长河堤——深夜目击枞阳县城保卫战

新华合肥7月6日电 急!急!急!7月5日23时起,长江流域枞阳段,全流域超历史最高水位。

安徽铜陵市枞阳县地处长江中下游,近日连遭强降雨,境内河、湖、水库爆满。距离枞阳县城约1公里左右的长河南岸已经漫堤,管涌险情不断,一旦决堤,枞阳县半个县城将变成汪洋,危及7万多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形势危急,枞阳县全民皆兵,与前来增援的公安干警和人武部官兵,夜以继日地展开县城保卫战。

5日晚23时许,枞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内灯火通明,大家正紧急会商防汛抢险。枞阳县县长、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罗成圣告诉,目前该县全流域超历史最高水位,118座水库全部溢洪,漫破或溃破圩口111个,其中位于县城边的长河南岸防汛形势危在旦夕。

6日凌晨0时30分。来到“重灾区”长河南岸,在附近的长河村附近扎起帐篷。时断时续的雨夜,长河堤上灯火通明,蚊虫飞舞,堤岸下稻田里蛙声一片。不远处,机器作业的声音与救援人员响亮的口号声此起彼伏,紧张的救援正在展开。

穿着胶鞋,徒步20分钟走进长河南岸,一路上满是泥泞,旁边长河水位已超堤岸50厘米左右,临时用一袋袋泥土堆成的防水线,阻挡了洪水的侵袭。“倒车请注意”“倒车请注意”的声音此起彼伏,周边群众车拉、肩挑、手扛的场景映入眼帘。

63岁的村民汪辉谟正和“战友”挑着一袋土前往长河防线。仅仅300余米的路程

不夜的长河堤深夜目击枞阳县城保卫战

,因为下雨、肩负重物、道路崎岖泥泞,显得异常难走。紧跟其后,汪辉谟与“战友”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赶,平时三四分钟的路程,走了10多分钟。而泥泞路的右侧便是已经满溢的长河。

“我一天要肩挑100多趟。”汪辉谟说,他们这组运土队有20人左右,男村民负责肩挑,女村民负责铲土装袋。“我是昨天上午过来的,一直忙到现在也没顾得上休息。我们的家园遭遇水灾,每个人都有保护他的。”没顾上说几句话的他又投入到战斗中。

6日凌晨1时10分。在出现管涌险情后,200多位公安民警、地方人武部官兵和群众紧急参与抢险中。抢险秩序井然,参战人员组成两排人墙,形成泥土“传送带”,他们从离管涌几百米处的取土场取土,一个人一个人传至管涌处。他们有的光着膀子喊着口号“一!二!三!”,有的太累了就被轮换。战士们的身上被蚊子叮出一个个小包,雨水和汗水打湿了双眼,但丝毫没有阻挡抢险的步伐。

“这里除了武警官兵,还有不少镇里百姓自发而来,组成突击队。”正在现场指挥的铜陵市铜官区人武部后勤科长陆安说,目前出现管涌后,形势非常危急,耽搁时间越长,泥土水分越大,容易出现塌方。由于道路狭窄、车子难以通过,只能通过人力一个个地往前传,已经加固1米多,预计还需加固2米多,才能暂时控制住险情。

6日凌晨3点左右,管涌排险的阶段性任务告一段落。“从晚上8点接到管涌险情的指令到排除险情,共用了7个多小时的时间。”陆安说,在铜官区人武部领导的带领下,广大干部职工、民兵应急分队、公安干警等共用湿土160立方米,编织带5-6万条。

6日凌晨6时20分,枞阳镇长河村村民陆克强正在家里收拾行李,他是凌晨1点多才从护堤工作现场返家。“洪水这么大,睡觉不踏实啊,没睡几个小时就醒了。”55岁的陆克强指着门前说,“如果长河决堤的话,这里的7个村会被淹没,半个县城都将被淹没。”

6日凌晨7时许,在长河南岸看到,堤岸道路仍有多处漫水,而且几个小时前得到控制的管涌处又开始渗水,新的险情悄然显现,一场更加严峻的保卫战又将打响……(采写:王圣志 姜刚 张紫赟 鲍晓菁)